情欲杂记(1 / 2)

山洞

夜幕来临!

一宽阔的山洞中,的李龙和水柔拥抱在一起,李龙轻轻的对水柔说:「柔儿!我们开始吧!」

水柔听了。嫣冉一笑,张开双臂包住李龙的脖子,一张笑脸凑到李龙的脸旁李龙不由得心头大喜。马上低头将嘴唇压在水柔的嘴唇上,并伸出舌头开始舔着她那美丽的脸颊。一边舔一边将嘴唇吸上,他的舌头接着到了非常匀称的鼻子,不断来回的舔着,直到眉间,眼睛,额头都被细细的舔过了才将舌头转移到耳朵上。

水柔这时已经被吻的香汗微润……红晕满脸了。显得十分的诱人。玉牙一开似乎要说奥妙,可李龙的舌头去趁机插了进去,两个舌头搅在了一起。水柔不禁紧紧含住李龙的舌头,媚眼张开,一只手搂住了李龙,一只手却抓住李龙的一只手,将那粗大的手压在了自己丰满的胸脯上。里咯能够不由得一阵狂喜,一把便抚上了水柔那丰满的。象要涨破的高耸的。

在那万分诱人的乳峰上使劲的抓抚着,水柔身体里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了,她禁不住拼命地在李龙的怀里挣扎着,嘴里发出:「呜呜!」的叫声。

李龙听了,更是受到了鼓励,慢慢的将水柔的腰带解开,双手一分,将外衣自下细滑的肩头滑落,露出红色肚兜和粉嫩的乡肩,饱满的胸部使肚兜隆起曲线明显,运劲扯掉肚兜。撕开短黄内裤,水柔标志的玲珑身段,一丝不挂的呈现在面前。

只见水柔裸的玉体,结实而玲珑的在胸前起伏不定,像极了一对大水蜜桃,那洁白而透红的肌肤,无一点瑕疵可弃,就像是一个上好的玉雕,玲珑剔透。小巧而棱角分明的红唇,直张开着,像是呼救似的,令人想立刻上前咬上一口,光洁柔嫩的脖子,平滑细嫩的小腹,浑圆修长的大腿,丰挺的肥臀。凹凸分明高佻匀称的身材。

浓又细又柔的阴毛,罩住了整个,那两片丰润圆厚,红通通的,十分可爱,而内的那道肉缝,亮晶晶的,一闪一闪的,煞是好看,的上,艳丽无双的姿色。坚挺柔嫩的双峰,晶莹剔透的皮肤,浑圆雪白的臀部,神秘的三角花园,在月光之下一览无遗,又因月光的暗淡而显得朦胧神秘。

李龙看得洗旷神怡,欲火顿时大发,他疯狂的扑向水柔,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,右手则不断地在她那神秘的幽谷来回的抚摸着,双手从水柔脚趾摸向小腿,再停留在雪白柔嫩的大腿,顺着臀部滑向腰腹,最后双手摸着粉颈向下游动停留在一对坚挺的玉峰上,水柔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发麻,由身体传来从没有过的快感。

李龙捏够了仙女般的水柔,令人爱不释手的胸部后,又开始转向她那鲜红的奶头,以舌头在水柔上年画圆圈,突然一口含住水柔的开始吸允,水柔被挑逗得几乎快崩溃了,拼命的扭动着美丽的身体,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分得大大的,水柔的私处完全暴露了,浓密而柔软的阴毛覆盖不住微开的花瓣,大大张开的大腿根部。

覆盖着阴毛的三角地带柔软的隆起,其下和一样略带淡红色的阴蒂,紧紧的闭着小口,李龙忍不住将手伸向那儿,水柔觉得李龙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,移向她的下体,水柔疯狂似的乱动,李龙更加兴奋。两只手指拨开水柔贞洁的花瓣,大拇指按住他毫无抵抗能力的阴蒂,手指开始快速震动,水柔身体手受此强烈刺的小母狗一般翘起,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,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。

水柔的小手轻轻握住李龙那粗大的,只觉又热又硬,不禁红着脸上下套弄着,水柔深爱李龙此时真情进发,不顾一切的手口并用,忘情的抚弄着,吸允着,舌尖不停的在顶端上缓缓的缠绕着。

见到水柔这般淫荡的模样,里咯能够忍不住将水柔紧紧抱住,低头往微微颤动的樱唇吻去,发出尝到美味的声音,水柔也将舌头伸入李龙的嘴里,跟李龙的深入头互相缠斗着,情绪已渐渐高亢起来,当李龙和水柔的嘴分开时,两人的唾液在他们中间牵引成一条晶线。

李龙又轻舔水柔红色的嘴唇,然后双手放在水柔的酥胸上。开始来回地搓揉水柔双峰顶端,粉红色的小樱桃逐渐变硬,李龙将手指夹住峰顶的蓓蕾。轻轻的磨檫揉捏,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立刻布满水柔全身,由不得水柔又是一阵淫荡的呻吟,嫩穴深出一股股的热流,泛滥整个下身。

当水柔的手掌握住李龙的时,「啊!」里咯能够跟水柔不约而同都同时发出一声惊呼!

李龙叫是因为被水柔柔嫩饿玉手握住了,一股酥爽的感觉让全身一颤,而水柔这时才吃惊的感觉到。李龙的七寸长奇粗无比,水柔的小手却圈围不了,暗暗道:「怎么一会又大了这么多,自己能受的住吗?」

水柔暗暗心惊肉跳,想着李龙这么粗大的,自己的是否经得起它插入,不过这时水柔已经是骑虎难下了,只好把心一横、心想船到桥头自然直,心意既定,水柔就玉手一紧,一上一下的套弄着李龙的。当水柔的小手开始缓缓挪动时,水柔的手掌又滑又软,温热的触感使李龙感觉一种酥麻的触感袭上心头,水柔的掌缘灵活地沿着李龙的肉帽边缘,抚弄着,让李龙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感,气喘嘘嘘的低吼着。李龙因为舒畅无比放在水柔上的手,突然一曲手指,「滋!」李龙的中指便借着湿润滑入嫩穴中。

李龙感到水柔的嫩穴里,仿佛有一股强烈的吸引力,正像小孩的嘴一般的吸允着,又像是咀嚼一般在轻咬着,李龙的手指就像要挣脱箍束一般,在水柔的嫩穴中转着。抠着。抽动着。

水柔的壁,受到如此的刺波荡漾,只觉兴奋至极。

李龙的血脉开始喷涨,潜意识中的兽性本能,呼吸也因紧张。兴奋而更加急促着。随着热情的拥抱,亲吻,水柔跟李龙体内的欲火越来越高,仔细的欣赏水柔那如磁似玉的,不禁又将水柔拥入怀中。开始亲吻水柔的脸庞。耳边。粉颈,香肩。李龙时儿唇磨。时儿舌舔,时儿亲咬。

柔的下体在乱撞着,水柔陶醉似的享受着肌肤摩擦带来的快感,又觉得下体处有一根火热的硬物,在外乱顶乱撞,撞得水柔嫩穴内一阵阵的酥痒难忍,只好挺着,顶触着硬得发烫的,随着绪,水柔的嫩穴里早就一潮潮的热流不断涌出,不但下体全湿,连外李龙的也沾染得湿亮!

李龙感到一阵一阵的湿热,不禁低头一瞧,竟然看见水柔乌黑的绒毛像水泡过似的,李龙蹲下身子,顺手将水柔的一支腿抬高,用肩膀顶着让水柔的下体完全暴露在眼前。

躲藏在臀沟里的菊花蕾,轻轻蠕动时让四周的小皱纹颤抖,下面的花瓣清醇而美丽,微微绽放。骡出湿湿的光泽,绒绒的阴毛,丰厚的撑开的洞口,李龙都一览无遗。李龙还发现水柔的蜜洞口竟像呼吸般的一开一合着,一股股的蜜汁源源而来,顺着洞口往下流,而在大腿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水痕。

李龙靠近水柔的大腿,伸出舌头舔拭着那些水痕,并慢慢移向源头,嘴里还不停发出:「啧!啧!」的声音,似乎吃得津津有味。水柔淫荡的呻吟越来越大随着李龙舌头的接触,身躯也一颤,一颤。又一颤!伸出双手紧抱着李龙的头,让里咯奶奶感的脸紧贴着,转动下肢,挺耸,仿佛要将李龙的头全塞进嫩穴里似的。

水柔淫荡的呻吟声中,隐约可以听到模糊的:「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但也可能不是,因为水柔的语声太含糊了,水柔立起身体,将屁股坐在上,虽然心里仍然还有些害怕。

但快乐与舒服的感觉,已经使她的神经松驰了许多,她舒服得闭上了眼睛,用手抓住李龙那其大无比的,作了个准备姿势水柔将两条粉腿向左右分开,用手握着巨大,开始在两条白嫩的大腿跟中间的周围摩擦,一中像触电似的感觉,立刻涌上水柔的全身,她的像决了堤的小河一样,从中猛烈涌出!

水柔慢慢地蹲下去,只觉一带内一带内的深入自己滑润的嫩穴,感觉好象是在往她嫩穴里塞进一哦根红热的铁棒,又烫又痒,说不出的舒服涌上心头。

慢慢地她周身的血液开始起来,甚至感觉有些眩晕,那根粗大的在水柔张着口的嫩穴里停止了前进,她那像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张着,脸上显出了一中快乐舒畅的样子。

她不敢再下蹲了,希望李龙能将他的向上顶一顶,但李龙此时早已经沉浸在水柔给他的幸福中,哪里记得主动去侵放水柔,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,只有那粗大的耸立,由于过分的兴奋,那还在一阵一阵的颤动墨水肉停了一会儿,见李龙仍无动作,只好轻叹一口气,又试着往里插了。

水柔这时感觉哪个已经顶到了她的花心,然儿她还在继续往下蹲,最终塞得半点不剩,水柔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地扭动,身体也不住地上下起伏,一对丰满坚挺的爱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的。

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,毫不保留的暴露,只知道让更深入她的阴部了,她舒服的身体向后倒去,急忙用双手撑着李龙的腿,以使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失去支撑,屁股更疯狂似的抖动,任由胸前的坚挺的上下左右的摇晃着。

李龙在水柔的鼓励下,也渐渐地开始随着她扭动屁股的速率,而向上顶了几下,这更使水柔的快感家剧。她全身的血好象要进发出来!浑身不停的颤抖,呼吸越来越急促,意想不到的强烈刺下只有喝了,哈哈,不一会10瓶啤酒就被一扫而光,大家都有点小晕,我差点没把胃吐出来,可他的一个朋友还是不依不饶说没喝好要继续,我劝了半天人家不听,气的我直接背包走人,当时实在累了,他追过来找我,我告诉他我要去先睡,他只得丢开朋友带我去宾馆安按排好的房间,我就上去了,刚开开门他也上来了,屋子有三张单人床,我洗了把脸就上床了,他还准备看电视,我有些不高兴了,没办法只好关了。我们都比较腼腆,我只将牛仔裤脱了,毛衣里只有一件xz,所以就那样躺着,这时巳深夜一点多了,他说头晕,我就叫他在边上靠一会,开始连毛衣也没脱。

自从老公出国一年了没跟男人同床共枕,不

的呻吟,她身上一阵发热,下身湿润了,最令人兴奋的时刻到来了。

阿壮呼吸急促,剥去迎霞已经湿了一大片的透明三角裤,强迫她充分打开身

体。迎霞羞得满脸绯红,只得顺从地分开大腿,把女人最隐秘的那个部位毫无保留地奉现出来供人淫弄。微微隆起的上整齐光滑的黑色耻毛,在如雪似玉的肌肤衬托下泛出绸缎般的光泽,显然护理得相当精心,因动情而微微勃起的阴蒂在期待男人的进一步揉弄。下面一点,大小掩映春色无边的洞口,如芙蓉初绽,一股少女隐秘部位特有的那种如兰似麝的气息扑面而来,令人心荡神驰。此情此景,令阿壮勃发。他用身躯紧压着迎霞,双手分开她的大腿,把她整个躯体压在床上。那挺直的男人器官,顶在了少女的阴部。刚好停在处女膜前。在经历了一阵无为的抵抗后,男人硕大的还是冲破了少女的最后防守,在一阵刺痛之后,少女保留15年的处女膜宣告不在。

一个女孩没了第一次,以后就无所谓了。她更加的放荡,她学会了跟男人。出入洗浴中心的都是有钱有权的人,只要客人喜欢,钱自然是大把大把地赚。由于迎霞年轻漂亮又擅长与客人周旋,她的生意很多。她从男人身上搛了很多的钱。

迎霞有时候一个月可以拿到五六万元,她用钱买好衣服,还换了房子。她是

一个妓女,她每晚都会跟不同的男人上床,每晚都会跟不同的人男人亲热,每晚都会在酒精与香烟里麻醉。迎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她也知道金钱与情感的关系。

就这样,迎霞做了一年的妓女后,她净存了五十多万。这个行业来钱是快呀,

而且不用上税。她从来不觉得自己的身体肮脏,她只是觉得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他们可以花钱买乐,女人凭什么要免费的付出呢?她从来没有对任何的男人动过感情,她只喜欢男人口袋里的钱。

迎霞做了八年的妓女,就在她二十三岁的时候,她已经有很多钱了,她不再

做妓女。她离开了那个东北城市,来到这座大城市,花钱买下了市中心地带的一个由于生意不好急于脱手的烤肉店,开始做起了老板。

虽然她只是一个初中生,有着八年耻辱和痛苦的经历,可是她现在有钱了,

算是成功人士了,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就算以前活得如何的痛苦,但她现在的成功已经把她以前的身份给抹灭了。她从来都不对别人说她以前是妓女,也不会有人把她与妓女联系到一起。谁那么无聊要问人家的过去呢?谁管她过去是干什么的?谁管她的钱是怎么来的?只要她现在有钱就行,有钱就是成功者,就受人尊重,就让人羡慕。所以别人都很佩服她如此年轻就有上千万的资产。

虽然不做那种生意了,但迎霞的望还在。这些年被她玩过的男人不计其

数。在玩过众多成熟男人之后,迎霞开始对那些三、四十多岁甚至五十多岁的成熟大男人厌倦了,转而喜欢上了那些20来岁的年轻帅气的男孩子,特别是那些没有什么社会经验的单纯帅气的童男大学生。

迎霞今天的猎物是一名叫晖的大二男生。晖是迎霞以打工的名义从大学里招

聘来的。像晖这样的男孩子还有很多,霞一次就招聘来了5名。这些男孩子都是霞从各个大学里百里挑一,千里挑一挑来的,是绝对地英俊帅气,绝对地纯洁可爱,而且都是处男。晖是个很秀气、还有点腼腆的南方小伙子,今年20岁,在本市一所名牌大学读书。他身穿t血和蓝色牛仔裤,浑身上下充满了大学生男孩子的青春气息。

迎霞非常喜欢这个类型的阳光男孩儿。她精心打扮一番后,把晖叫到自己的

房间。晖知道这个漂亮的姐姐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,所以在她面前还有些拘谨。霞笑呤呤地说:「嗯,真是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,满可爱的大学生,以后你可要听程姐的话哟。」晖有点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。迎霞笑了:「那现在就到程姐这边来,让姐姐好好看看。」她边说边指着自己的床,示意让晖坐到她身边来。晖是个很听话的男孩子。他顺从地坐在了迎霞的身边。

「好,听程姐的,你先趴到床上吧。」晖迟疑了一下。「哈,不听姐姐的话

嘛?快点趴呀。」迎霞娇嗔地命令着。

让这样一个漂亮诱人的姐姐命令着,而且是让自己趴在她那温香的床上,对

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来说,是无法抵抗的。晖不由自主地就趴在了迎霞柔软的床上。「嗯,真乖!别紧张,把腿叉开点。」迎霞柔声说着,那纤细的小手已经伸向了晖那穿着牛仔裤的臀部。被漂亮姐姐柔声命令着,晖不由自主地叉开了双腿。小伙子丰满的臀部和健壮的大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很性感。

迎霞看了真是春心荡漾,她的小手在小伙子的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、揉搓着、

拍打着,啊!好性感的臀啊,霞恨不得上去亲上一口。

晖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样抚摸着自己,很兴奋,也很紧张,心嘭嘭跳着,

脸也羞红了,一动也不敢动地趴在那任凭迎霞玩弄着他的臀部。啊!这种感觉真妙啊,晖暗想。

玩了一会,迎霞轻声说:「喂,趴累了吧?翻过来躺一会儿吧。」说着,就

用小手轻轻推了推晖的身体。晖早就被迎霞弄得浑身酥软,顺势就翻了过来,仰面朝天地躺在她的面前。

霞笑吟吟地把小手伸向了晖的两腿之间,在那牛仔裤上面轻轻地抚摸着。晖裤子里的那个小东西早已经直挺挺的了。迎霞的小手在牛仔裤外面抚摸着,明显地感觉到了它。晖的脸已经羞得菲红。

霞的小手伸到了晖的腰间,轻轻地解开了皮带,拉开了牛仔裤的铜拉锁。童

男子晖的裤子里没有那些老男人的骚气,而是一种淡淡的男人味道,迎霞很喜欢这种味道。她几乎被这种小男生淡淡的味道给陶醉了,迫不急待地将小手伸了进去。呀!一下子就碰到了那直挺挺的小,她就用手指捏住了它。

当霞那温柔的小手触摸到男孩子最敏感的地方的时候,晖像触了电一样,浑

身的血液往上涌,这可是第一次让一个女人摸了自己的jj呀,那小手好温柔啊!

晖好兴奋好紧张啊。迎霞摸到小伙子的一刹那,也很兴奋,自己摸到的必竟是一个童男大学生的性器官,它是那样的鲜嫩,还没被女人碰过呢!躺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童男大学生,是那样的纯洁可爱,和那些三、四十岁的成熟男人有本质的区别。他就像一张洁白的纸,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迎霞攥住那直挺挺的小,轻轻地抚摸着它。晖的感觉妙极了,由于兴奋,

那穿着牛仔裤的大腿情不自禁地轻轻擅动着。霞看着晖那不自禁地「啊」、「啊」地呻吟着。

玩了一会,迎霞说:「真好玩!再让姐姐看看背面吧。」说着就轻轻地把晖

最新小说: 精灵球从梦幻开始 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 德鲁伊也能成为最强者 刚成凶兽,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兵甲狂潮 仙途妖路守经人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